红裤子虾米

郑郑郑郑郑容和~靖苏靖苏靖苏苏~

【靖苏】匿名记录(1.0-2)

台:

        梅长苏微微一笑,知道今天的谈话算是已经结束,后退了一步,躬身行礼。靖王果然不再多说,一转身,大踏步地向外走去,走到门边,突又停住,头也不回地道:“多谢你,救出庭生。”
  “不客气。”梅长苏淡淡道,“还望殿下不要怜他之苦,过于溺宠。就送入军中磨练,让他早些知道什么是男儿慷慨。不要象我这样,只余满腹机谋……”
  萧景琰的身影似乎僵硬了片刻,但最终还是未曾回首,直直地出院去了。
  飞流气呼呼的目光,从刚才起就一直象钉子一样扎在他的身上,等他的身影都消失了,还朝着那个方向不肯将视线收回。


【面无表情地把书放了回去】


蔺晨: 【一把抓过书】


萧景琰: 【沉默了半晌,淡淡的开口道】你当初为何不恨我。


言豫津: 【紧紧盯着苏兄,内心五味杂陈】


梅长苏: 【笑了一下】你我何至于到现在还要像仇人一样说话呢?
【安抚地看了看豫津,笑着摇摇头,示意他自己无事】


萧景琰: 【苦笑一下】仇人…【呆愣愣的低着前方的地面】我倒宁愿,你像对待仇人那般来对待我。求之不得…


梅长苏: 【笑,拉过人的手握在自己手中】景琰,你再这么自责下去我也不会好受的。这些都是我自己的选择,从回到金陵开始我就知道要面对什么,这都不是你的错。


萧景琰: 【小心翼翼的捧起人的手,抵在额头上,疲惫地锁着眉头,无力地叹着气】


梅长苏: 【轻轻抚平人紧皱的眉头,指尖轻轻拭去人眼角的泪花】景琰。如果说有什么是在我计划以外的,那就是你爱上了我,救了我一命,让我好好地活在现在。我很感激你,真的。


萧景睿: 【迷茫地看着四周】豫津?苏兄?太子殿下?还有……蔺少阁主和飞流?


言豫津: 【没有往日的活泼,可是看到景睿眼睛还是亮了一下,拉过人】景睿,你怎么来啦?


梅长苏: 【对人突然的出现感到有些意外】


萧景睿: 【迷糊】我,我也不知道,我刚才还在睡觉额,突然就到了这里,这是怎么回事?


蔺晨: 【把书给景睿】先签名吧,等会跟你细说 


萧景琰: 【摇了摇头】不…不要再说宽慰我原谅我的话…不要再说了…【听到有人说话,赶紧用袖子抹了一把眼泪坐起来,不自然的眨巴眨巴眼睛】景…景睿,你也来了…


言豫津: 【拉过来】你先把名字写上 


萧景睿: 【晕乎乎地提笔写下自己的名字】豫津,我接下来应该干什么啊? 【有些疑惑地看了看略微失态的太子殿下,心道非礼勿视,没有多想,微微一礼】太子殿下。 


言豫津: 【抓过来】等着念书,你在太子殿下后面,貌似都念完了我们才能回去【在人耳边偷偷说】景睿,我知道苏兄是谁了 


萧景睿: 【一头雾水】什么是谁? 


言豫津: 【急切的抓住人咬耳朵】这本书上都说了,苏兄其实就是林殊哥哥!


萧景睿: 【大惊】豫津,可不能乱说,这可是真的? 


言豫津: 【拉住】你小点声!自然是真的,你过一会就知道了


萧景睿: 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坐在豫津身旁】


蔺晨: 【看了看旁人,读起来】“飞流,不可以哦,”梅长苏拉起少年的手,强行将他拉到了更里间,“苏哥哥再说一遍,这个人绝对不许伤害,任何情况下都不许,明白了吗?”
“明白……”
“发生今天这样的事,苏哥哥很不高兴哦……”
“他坏!”飞流委屈地道,“他打你。”
“他没有打,我是永远都不会让他打我的……”梅长苏揉着飞流顶心的发,“如果被他打了,苏哥哥一定会很生气,你看我的样子,象是生气的吗?”
飞流仔细看了几眼,摇摇头。
“其实苏哥哥现在很高兴,”梅长苏拧着少年的脸,笑道,“真的非常高兴呢。”
“高兴……”飞流歪了歪头,有些困惑。【看到文字消失,又抓起飞流的手继续读】“因为他还是没有变啊,”梅长苏说着说着,眸中渐渐模糊,“虽然看起来不爱说话也不爱笑了,虽然没有那么开朗没有那么明亮了,虽然他的心里也积满怨愤和仇恨了,但是在骨子里面,他却还是那个好心肠的萧景琰,还是那个……有时欺负我,有时又被我欺负的好朋友……”
“苏哥哥……”
“嗯?什么?”
“不掉!”
“好,”梅长苏吸着气,脸上带着笑,用手指轻轻抹了抹眼角,“不掉眼泪,我们明明很高兴的啊。”
“高兴!”飞流顿时忘掉了刚才的烦恼,一指外面,“有太阳,玩!”
“好……我们去玩。”
【此情此景,蔺晨虽体会不到梅长苏当时的心境,却也知道这个挚友内心改有多么波涛汹涌】


萧景睿: 【惊讶地听着书里的内容,苏兄竟然真的是林殊哥哥?】


言豫津: 【悄悄碰一下景睿】


萧景睿: 【愣愣地看着豫津】


言豫津: 【看着景睿点点头,继续拿起书读】说是玩,但梅长苏也只是坐到树下的长椅上晒起了初冬下午慵慵的暖阳。飞流在树梢间纵跃捕捉日影的光斑,玩得不亦乐乎,时不时地还要凑回到苏哥哥的身边,要他用手帕擦自己汗津津的额头。
  刹那间仿佛时空流转,回到那青春放纵的岁月,自己在草场上赤膊驯服烈马,黄砂尘土在马蹄下飞扬,景琰在栅栏外凌空甩来酒囊,一把接住仰首豪饮,酒液溅在胸前,父亲走进来,笑着揉自己的头,用手帕轻轻地擦拭……
  “苏哥哥……”飞流眨着清澈的眼睛,叫着他。
  “没什么,”梅长苏温柔地回视,“太阳很暖和。都快睡着了……”
  “那就睡觉!”飞流跳起身抱来一床毯子,轻轻盖在梅长苏的身上,自己偎在一旁,将头靠上了他的膝盖。
  日脚渐移,整个雪庐突然变得异常的安静。
  但是对于已经卷身入诡云谲波之中的梅长苏来说,象这样的平静时光,以后将会越来越难得,越来越短暂了……【把书放下,心里如同塞了一大团棉花那样难受,闭上眼不去看苏兄的表情】


梅长苏: 【听完豫津念叨结尾,第一反应便是推开椅子过去抱住景琰】景琰……


萧景琰: 【听到那句轻轻淡淡的“不掉眼泪”后,却是没来由的感到了绝望。十三年…他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,受了多少的委屈。连上自己甩给他的,整整十三年。】


萧景睿: 【小声跟豫津说】豫津,这是真的假的啊?还有,我看苏兄跟太子殿下……他俩……


言豫津: 【艰难的开口】自然是真的,林……苏兄他,受了许多的苦


梅长苏: 【紧紧地抱着人】景琰……我当时真的好高兴……你明白吗?如果你没有来跟我发火,我会觉得你变了,那我才会真的伤心,会绝望啊景琰……


萧景睿: 【咽了一口口水】那……【看向抱在一起的两个人】


言豫津: 【捂住景睿的眼】哎呀非礼勿视!景睿重要的不是这个!


萧景睿: 【疑惑】那是什么啊?


言豫津: 【气,继续咬耳朵】重要的是林……他回来了啊!景睿你忘了小时候谁天天跟在林殊哥哥屁股后面了?


萧景睿: 【眨眨眼】哎,你这么一说……【笑】那当时先认识苏兄的也是我呀。


萧景琰: 【瘫坐在椅子上任由人紧紧抱着,动了动手指,忍不住想抬起手回抱着这个受尽了折磨的人,抬起到半空中,又嗤笑了一下,沉沉的垂了下来。现在的自己,还有什么资格,还有什么立场,去安慰他…保护他…这样想着,似乎连沾到他衣襟上的眼泪也变的肮脏不已。】


言豫津: 【撇嘴】谁让你不带我去,我要是去的话一定会立刻和苏兄熟悉起来的,我这么可爱,苏兄一定会先喜欢我的


萧景睿: 【不信】你可得了吧。


言豫津: 【扭头摇扇子】切,爱信不信


萧景睿: 【看了一眼豫津,哼了一声】


梅长苏: 【抱着人静静地流了些眼泪,平复了心情才放开人,摸摸人脸色难看的脸,笑】景琰……看看我好不好?


飞流: 【在一旁】苏哥哥,最好!


萧景睿: 【拉过飞流】飞流乖。


飞流: 【莫名其妙被拉过去】景,景睿哥哥


萧景睿: 【点点头】飞流乖,别打扰你苏哥哥。


飞流: 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】


萧景琰: 【僵硬的抬起头,勉强聚焦在人的眼睛的…伤疤上,抬起手,轻轻的抚摸着】


梅长苏: 【笑眯眯地看着人,抓住人的手实实在在地放在自己脸上】景琰,我在这儿,好好的。


萧景琰: 【牵强的扯起嘴角笑了笑,沉默的侧过头,从桌上拿过书,突感眼前一阵晕眩,使劲眨了眨眼睛,一把拉过人来紧紧的抱住】别…别…【周围一阵阵的发黑,模糊一片,渐渐的晕了过去】


梅长苏: 【抱着人突然眼前一黑,来不及说什么就晕了过去】


萧景睿: 【正拉着豫津的衣袖,有些晕乎乎的,不知什么时候就晕了过去】


言豫津: 【刚要跟景睿说什么,突然一阵眩晕,也晕了过去】


蔺晨: 【突然发现自己出来了,望望四周其他人未出来,便急急跑去琅琊阁寻找关于奇门八卦的资料】

评论

热度(18)

  1. 红裤子虾米不能因为我长的好看你们就欺负我!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小赖_Aph1LeQ不能因为我长的好看你们就欺负我!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转二发
  3. 不能因为我长的好看你们就欺负我!不能因为我长的好看你们就欺负我!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【靖苏】阅读过去 转载专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