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裤子虾米

郑郑郑郑郑容和~靖苏靖苏靖苏苏~

【靖苏】一念执着(精分琰琰梗)(下)

突然发现忘了转😂

清杯酒:

来自群内匿名对戏记录~


演员表:


萧景琰:清杯酒


梅长苏: @红裤子虾米 


蔺晨: @汀菱棠琅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一念执着(精分琰琰梗)


背景:梅长苏征战北境未归,萧景琰接到他离世的消息悲痛之下得了癔症,每天会随机回到少年琰、靖王琰、太子琰和帝琰各种不同时期的状态。


(接前文)


萧景琰:【感受着人越贴越近,整个身子都僵直的不像话,脸上发烧,想来已是红的通透,神思不属之际,迷迷蒙蒙听到一句洞房花烛,谁的洞房?本宫不是…拒绝娶亲了吗?再看已经贴上来近乎双唇相接的人,竟是苏先生,这么说,我要娶得人是他?认清眼前人,身体竟比理智先一步做出反应,低头吻住那瓣近在咫尺的唇,辗转碾磨数十秒才肯放开,低低笑了笑】没想到本宫的太子妃竟是先生,更没想到先生如此性急,这么迫不及待就要洞房花烛,好啊,那我们继续吧【手伸向人腰带用力一扯】


梅长苏:【本来满意的看着人通红的脸颊,刚要伸手去捏一捏,突然被人抓住吻了好一阵才放开,忙着调整呼吸之时,听到人说什么本宫,太子妃之语,顿时明白这是又换成了太子时期的景琰,暗自懊恼自己非要逗少年时期的他,没想到报应这么快就来了。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,慌乱间腰带被人扯开,更是心生危机感,想赶紧挣脱人跑出去,双手推拒着身上的人】殿下请放手!苏某方才糊涂了,说的胡话请殿下不要放在心上!这于理不合,殿下的太子妃并不是苏某,而该是柳家小姐!


萧景琰:【抓住先生胡乱推拒的双手,挑眉似笑非笑道】本宫看苏先生清醒的很,方才倒是我糊涂了,不知道为什么先生突然一反常态热情相邀,不过既然先生邀请了,景琰断然没有拒绝的道理,你说是不是?是胡话是真话,先生有先生的说辞,本宫也有本宫的判断。什么柳家小姐?方才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,先生自称臣妾,自然是我的妻子,虽然看起来这里不似婚房的布置,想来因为什么耽搁了,那可得赶紧补上和先生的洞房花烛【说着再度吻上去,手下也没停着,去解人的衣服】


梅长苏:【继续挣扎,手脚乱蹬】苏某方才可能是被妖邪附体了!殿下莫要相信!殿下细想,这里是苏宅,即便殿下大婚,苏某此刻应该在东宫而非苏宅!殿下莫要被妖邪骗了……唔【话未说完便又被人扣住后脑吻住,失去了躲闪的时机,论力气自己自然不是景琰的对手,只能死死拉住衣襟不让人解开自己的衣服,希望能拖到下一个时期的景琰出现】


萧景琰:【这次不再满足于浅尝辄止,而是撬开人的牙关将舌深入缠着人的小舌共舞,本想轻柔地脱下他的衣物,极尽温柔开拓,却遭到了不小的抗拒,只得放过他的唇,居高临下看着】妖邪附体?苏先生不是一向不信这些神鬼之事吗?恰好本宫也不信,就不必拿这个来诓我了。我虽不知为何你我二人是在苏宅而非东宫,亦不知为何你前一秒还主动贴近后一秒就又抗拒,但是先生既然话已出口,说明先生多多少少有此想法,而景琰难得得到自己爱慕已久之人,更不想放手。先生,我心悦你,也想要你,本宫自信先生也不会排斥本宫,如此,便不要自欺欺人了吧。


梅长苏:【终于被人放开,赶紧揪着衣襟喘息,听到人告白的话语,又觉得心软了。自己对着景琰从来都是硬不起心肠,天知道自己在骗他的那两年有多难熬,以前也不是不知道景琰对自己的情意,只不过那时活着对自己来说都是奢侈的事。但如今天下已定,自己又从鬼门关挣扎了回来。此次回金陵也是隐隐做好了接受景琰的准备,只是一直在自欺欺人罢了。思及此处,便慢慢低下了头,缓缓松开了攥着衣襟的手】


萧景琰:【身下之人终于放松了身子,松开攥着衣襟的手,只觉得心下一片柔软,安抚地亲了亲他的唇,手指一勾挑开衣襟,同时在那如玉的皮肤上印下一个又一个吻……】


【春宵一度】


梅长苏:【醒来时已是黄昏,只觉腰酸背痛,伸手轻轻揉了揉腰,瞪了一眼身边还在睡觉的某只水牛,轻手轻脚地越过他下床。回身给人掖了掖被角,扶着腰皱着眉开门去到院子里,想找蔺晨问问让他打探的消息】


萧景琰:【心神激荡翻云覆雨折腾了良久,虽然自己也很疲累,然而总算与惦念之人互通心意,只想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,守着他,什么也不去做,什么也不去想。瞧着人安稳的睡颜,嘴角挂着一分柔和的笑意,不知过了多久,感觉睡在身旁的人动了动,赶紧闭上了眼睛,装作还在睡觉。竖着耳朵听到人轻手轻脚下了床,复又睁开眼睛,盯着人的背影一转消失,然后悄悄跟上去】


梅长苏:【继续在院子里找蔺晨,谁知这家伙一点踪影也无,正要去飞流房里找一下,回身时没看清脚下,被一块石头绊了一下,自己又浑身发软,眼看着就要摔倒】


萧景琰:【本来想偷偷跟着看他想做什么,尽量放轻声响不让自己被发现,哪知看他一个不稳就要摔到,顾不得瞒着行踪赶紧飞奔过去接住】长苏,你小心点【心疼地往怀中带了带】


梅长苏:【被人接住,顾不得腰上的剧痛回头看人,不确定这是什么时期的景琰,只能试探性的问道】太子……殿下?


萧景琰:【听人话语间竟带着试探,不由觉得好笑】怎么,这就不认识我了?


梅长苏:【装作若无其事】苏某只是惊讶罢了,殿下何时醒的?跟着苏某多久了?


萧景琰:【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其实没睡,也不想让他知道自己是有意跟随,随口敷衍道】我醒来见先生不在身边,就出来寻你,没想到正好看到你要跌倒。【顿了顿,复又叮嘱道】长苏累极,就在屋内歇着不要跑出来了,有什么事情我替你做就好


梅长苏:【想着既然景琰已经醒了,再去找蔺晨也没意义,还好自己是了解景琰的,能拖多久算多久吧。此刻低头道】多谢殿下,苏某……就是有些腰痛【咬牙】不怎么碍事的


萧景琰:【听着长苏依然是殿下苏某地叫着,不觉皱眉】长苏怎么还同我如此生分?叫我景琰就好。腰疼的话我扶你去屋内歇歇,给你揉一揉。就是景琰不会什么按摩的手法,要是长苏觉着不舒服,可一定记着要说


梅长苏:【自己面上仍旧有些挂不住,只能沉默不语,微微点头允许人把自己带回去】


萧景琰:【揽着长苏回到内室,双手搭上他的腰按摩,察言观色确保自己力度还得当】


梅长苏:【由着人给自己揉腰】


蔺晨:【推门进入】长苏,该行针了【看到萧景琰】额,殿下啊,你先回避一下,我给长苏施个针?


萧景琰:【见大夫来了,想着长苏的身体不好,确实应该瞧瞧,于是点头】有劳蔺大夫了。【走出两步,突然觉着自己留在这里,应该也是没有什么影响的吧】蔺大夫,我就在这里瞧着,不会打扰你们的


梅长苏:【看到杀千刀的蔺晨终于回来了,习惯性的瞪了一眼蔺晨,用眼神暗示这是其他时期的景琰,回头答复人】殿下……不然去书房稍等片刻?蔺晨他行针的时候四周不能有人的……


蔺晨:【接收到眼神,随意地摇摇扇子】殿下最好还是离开,草民还是很容易被打扰的


萧景琰:既然长苏和大夫都这么说,我就去书房等等,要是有什么事记得叫我【转身出去关上门】


梅长苏:【转头问蔺晨】怎么样?太后娘娘和蒙大哥怎么说?


蔺晨:【回身看向长苏,坐在床前】他们说你家陛下这种情况确实才出现不久,应该就是因为骤然得知你死了的消息,不愿意接受现实,才会变成这样的。


梅长苏:【叹气】都两年了,他早该放下。怎么还是如此……【停顿片刻】那你知道他这种状况能持续多久?会好吗?


蔺晨:【冷笑】之前的十几年他都放不下,两年算什么【正色】我和太后娘娘讨论了一下,心病还需心药医啊,你得替他解开这个心结,我们再辅以药物治疗,他啊,说不定就会好了


梅长苏:【搓衣角】心结……你走了以后我也碰到了现在的他,他一心以为见到我是梦境,解起来恐怕不易。不过……【脸红】现在他是太子时期,这个时候的心结估计刚解了罢


蔺晨:【笑】长苏你脸红什么啊【仔细看着长苏】你该不会真的和他【笑】嗯,那什么了吧?


梅长苏:【瞪】明知故问!快想想今天怎么把他留在苏宅!不然回去宫里必然会被发现的!


蔺晨:【坏笑】你既然都和他如此这般了,难道还留不下他来?


梅长苏:【拿起一旁的枕头揍蔺晨,虽然没什么力气罢了】那你还不快去熬药!


蔺晨:嘿,你个没良心的,好,我去给你熬药【起身走人】


萧景琰:【说是去书房,却还是不放心一直就在门外踱步,看到蔺晨出来,赶忙上前询问】大夫,长苏的身体...?


蔺晨:他还好【笑着盯着萧景琰看】没什么大事【走人】我给长苏熬药去了


梅长苏:【趴塌上装死,回来的第一天就不消停,真是……】


萧景琰:没事就好,多谢【拱手行了一礼,推门进入长苏的房间,看他趴在榻上,神情是难得的放松,甚至挂着几分嫌弃的表情,不由自主勾起笑意】长苏在怨我?


梅长苏:【想着这人左右记不住什么,自己也确是浑身酸痛的厉害,便没有严阵以待,撅了撅嘴】长苏不敢【又想起自己要留住人,又有几分扭捏的开口】景……景琰,你今晚能留下来陪我么?


萧景琰:【看长苏撅起了嘴颇有几分撒娇的意味,干脆凑上前去在那唇上又亲了一口,又听得他总算不称殿下而称景琰,更是欢喜】这还用问?长苏肯让我相陪,求之不得,只是你一向劝我国事为重,怎么,今儿不赶我去批折子了?


梅长苏:【脸红,只能胡乱找着借口搪塞人】明日不是休沐么,折子让人送来不就得了?你也不要太得意,就这一晚让你放松放松精神罢了,国事当然是第一位的


萧景琰:是,先生教导得是【笑】我这就叫战英来给我送折子


梅长苏:【赶紧叫住人】殿下忘了?刚来我这里的时候殿下是批完折子的


萧景琰:是吗?【凝神细想,却想不出,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记忆大概是有了严重的断片,在遇到长苏之前自己做了什么,甚至如何进的苏宅,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,但是不想让长苏担心,只得道】折子在哪里?给我瞧瞧


梅长苏:【不动声色】殿下可是忘了?殿下在东宫批完折子才来的苏宅,还把列将军打发走了


萧景琰:原是这样【轻轻叹了口气,下定决心一般问道】先生可知,本宫近些天经常记忆混乱,比如今日,我就不知何时为何来的苏宅。有些事情好像真实发生过,又好像是一场梦,我总是隐隐约约觉着,似乎你即将,甚至已经离我而去,而我却抓不住你,只能在这宫墙中等着,等着那么一个万一。我甚至感觉自己已经成了帝王,兢兢业业,为了一个共同的约定,却没有什么可以让我真正开心的,仿佛快乐已经随着什么永远逝去。长苏,你告诉我,不会有这么一天的对不对?你会陪着我的对不对?


梅长苏:【自己又怎会不知景琰不易,此番听他把心里话说出来却是另一番酸楚,原来自己也是那般的自私和无情,用一句承诺就套住了他的一生。想到此处便一把捉住了景琰的手,定定的看着那人】景琰,你放心。就算我离去些时日,我也会回来的。你是我选定的主君,我又怎会弃你而去。你既在金陵,我便在金陵。我即便不在,心里也会挂念着你的,你安心便是。有什么事情就说出来,不要自苦……我,我舍不得……【想起什么,又轻轻的笑了】至于殿下的病症,只不过是近日朝政劳累有些神思恍惚罢了,蔺晨已经给殿下熬药去了,吃几副也就好了。不然我今日怎会放殿下休息?


萧景琰:【总算听到长苏的真情流露,激动之余紧紧抱住了他】好,我信你,信你一直陪着我,记挂着我。只是,先生说我说的顺口,一放到自己身上就不是这么回事了,只能让我来监督着你,监督着你不许自苦,监督着你好好养病。你若是不听话,就想想我要是如此,你会是什么感受,就自当明白了。


梅长苏:【笑】殿下这会子可精明的很,我自会看顾自己,好好将养身体,你放心就是


蔺晨:【推门】长苏,药熬好了


梅长苏:【对殿下】说曹操曹操就到【对蔺晨】这是一个人的,还是两个人的?


蔺晨:【塞一碗给长苏,一碗给萧景琰】一人一碗【揣手】都给我喝干净


梅长苏:【举起碗像敬酒般对殿下示意,然后一饮而尽,苦的皱眉,把碗还给蔺晨】你在里面加了多少黄连?


蔺晨:【瞪】怎么,你以为这是糖水?


梅长苏:【回瞪】你别想带飞流回琅琊阁了


蔺晨:【瞪】没良心的


梅长苏:【装没听到】


蔺晨:长苏啊,今天晚上你家殿下在这里住着,你俩可不能【比划】你懂的啊


梅长苏:【脸红的要滴血,顾不得景琰还在场,随手把刚揍过人的枕头丢过去】


蔺晨:【接过枕头,丢在一边,笑】长苏你怎么了?害羞了?


萧景琰:【接过蔺晨手中的药,向长苏致意,一饮而尽】先生的话,朕可记住了,不许赖账


梅长苏:【听到人的自称,愣住】陛下?


萧景琰:是啊长苏,见到朕很惊讶?


梅长苏:【心中一片慌乱,景琰是何时清醒过来的?之前的事他又记得多少?一系列事情在脑子里乱糟糟的乱撞,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】陛下是何时……清醒的?


萧景琰:长苏一向聪慧,不如猜猜看?【笑着看蔺晨和长苏打闹】


蔺晨:【见状赶紧回避】得了,你俩待着吧【推门走】


梅长苏:【赶走蔺晨后躲被子里装死,不答话】


萧景琰:【童心大起,戳戳长苏的被子】大概是少阁主给你施针那会儿吧,一门之隔看不到你又没办法进去,总觉着这感觉有些眼熟,又焦急,又害怕,后来又看到你,跟你说了一些虚虚实实的话,然后就想起来了。还好,我真的还能再见到你


梅长苏:【从被子里露出眼睛,闷声回答】那陛下还诓苏某,是想看着苏某着急吗?【又想起什么】那……陛下施针之前的事,记得多少。


萧景琰:我只是想听听长苏的真心话啊。之前的事啊,都记得


梅长苏:【完了完了,之前干的那些事居然都记得,自己还骗他说是和亲来的王妃,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,又钻进被子把自己团成一团】既然陛下已经恢复记忆,那就请回宫去吧!苏某这里不适合陛下留宿!


萧景琰:不适合?【低笑两声,弯下身凑到先生耳边,咬上了小巧而通红的耳朵】朕记得清清楚楚,先生自己说是朕的王妃,还是明媒正娶的,如果先生不想让朕留在苏宅的话,那好啊,我们进宫


梅长苏:【往被子里躲】那是苏某为了留下陛下的权宜之计!算不得数!


萧景琰:可是朕已经当真了,先生打算如何?


梅长苏:那是陛下的事!与苏某无关!请陛下回宫罢!


萧景琰:朕与先生如同一人,朕的事,就是先生的事,哪里无关呢?先生刚刚也说了,一直陪着我,这么快,就说话不算话了?


梅长苏:陛下既已恢复如常,苏某便不用如此了……夜已深了,还请陛下回吧,苏某也要歇息了


萧景琰:无奈叹气】这么说景琰只有病着这一条路才能留得住先生?好,这可是你说的。今日恢复如常,难保明日不会怎样,说不定每一天,我们都要重来一遍呢


梅长苏:【默默从被子里露出头来,拉住人,无可奈何】景琰…你这是要折磨我么?


萧景琰:我怎么觉得,是长苏在折磨我?所以我们为何不能对彼此温柔一些,一定要明明有情,却相互疏离,甚至相互折磨吗?


梅长苏:【死死拉住人,低头】我今日以为你不会记得,所以……


萧景琰:长苏,只有这样,你才肯对我说实话吗【叹气】其实每天的事我都记得,就算当时记忆混乱,到了晚上也都能想起。我也觉得自己魔障了,但是我真的...无法控制让自己不想你,一想到你,就想到你不在我身边了,然后,然后...【咬唇不再往下说】


梅长苏:【叹气,起身抱住人】你是受了多大的苦楚啊!那你平日上朝是怎么办?百官们不会发现?


萧景琰:【回抱】别担心,我有分寸的,不会让人发现。一般忙起来的时候,就不会有事了


梅长苏:【把头埋人肩膀上】蔺晨给你配了药了,他说你心结解开了……也就好了


萧景琰:【轻抚着长苏的背】长苏,我的心结,我的解药,都是你啊


梅长苏:【笑】那陛下的心结可解开了?


萧景琰:那要看先生如何表现了【笑】


梅长苏:【斜眼】那陛下说要我如何表现?


萧景琰:不许自怨自艾,不许总赶我走,不许总念着身份之差,嗯,这几点,也够先生努力的了


梅长苏:【翻身躺回去,留一个缝隙给人】知道了,陛下的要求还真多


萧景琰:多吗?先生对我的要求难道不多?【笑着躺倒人身边揽着腰】其实我的要求只有一个,对自己好一点


梅长苏:【安静的躺在人怀里】你也是


萧景琰:那还需要先生言传身教才好


梅长苏:言传身教?陛下是指?


萧景琰:就是先生对自己好一点,景琰也会学着先生,对自己好一点


梅长苏:【点头】我会的


萧景琰:【抱紧长苏】时候不早了,随行的侍卫大概也被你们打发走了,不如今日我就在长苏这里叨扰一晚,明日再回宫,你看如何?


梅长苏:【回抱】那就委屈陛下在苏宅将就一下罢,反正明日休沐【在人怀里蹭蹭,安心的睡了过去】


【一夜好眠】


HE撒花~




为什么要拉灯呢,因为群里不让开车呀,hhhhhh



评论

热度(66)

  1. 红裤子虾米一杯苦酒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突然发现忘了转😂
  2. 与生一杯苦酒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