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裤子虾米

郑郑郑郑郑容和~靖苏靖苏靖苏苏~

靖苏,珍珠梗

啊哈哈哈哈哈哈对的不咋的献丑了,殿下灰常棒!

到到到不了吗:

看了琅琊榜的五十四集,景琰和小殊始终没有一个拥抱,今天晚上和 @红裤子虾米 对戏,算是完成了我的一个遗憾。


@红裤子虾米 饰 苏哲
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 饰 萧景琰


萧景琰:案子昭雪之后,你还是小殊,我还是景琰,我们还可以跟以前一样……


苏哲:【沉默良久】殿下总该知道,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做回林殊了


萧景琰:怎么不可能?只要污名洗雪,你当然可以恢复原来的身份


苏哲:【摇头】苏哲是何人?是搅弄风云满手血污的阴诡谋士!这金陵城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这两年大大小小的事总和我脱不了干系。我总不能让十三年前的赤焰少帅和这等人联系到一起!景琰,你的心意我明白。但林殊已经死在了十三年前的梅岭,就让他安眠吧


萧景琰:天下人如果误解你,那是天下人的愚钝,你又何必介意?


苏哲:【对着人的耿直认死理有些无可奈何,摇摇头】我不该让你知道的……我就怕会如此……


萧景琰:好听你的,我就算不争这个身份了,你还会陪在我身边吗?还是说你要离开京城去琅琊山修养?


苏哲:【笑】我现在身子还好,不用修养。【走到门边远目庭院,目光幽深】我累了这么多年,也该歇歇了。【转身笑看】我陪你呆一阵子等朝局稳固我便带着飞流去四处走走,过个两三年就回来看你


萧景琰:说实话,你的身体真的还好吗?


苏哲:【玩笑似的伸开双臂】你自己看,我这身子左右也就这个样子。坏也不可能坏到哪里去。你还不放心吗?


萧景琰:【抱一抱】这样我才放心,你跟我来一下,我有东西送给你。


苏哲:【有些愣,随即回抱住,拍拍人后背】是什么东西啊?


萧景琰:【拉着小殊的手】怎么还是这样凉?【用手搓搓,呼了些热气】你跟我来书房就知道了。


苏哲:【笑】刚站门口站的,无碍【有点好奇,跟着人去了书房】


萧景琰:【拉开了一个暗格,拿出了一个盒子】小殊,打开看看,我送给你的


苏哲:【笑着斜睨人一眼随即打开盒子,一下愣住了。记忆铺天盖地涌上脑海】


萧景琰:【看着小殊怔怔地不说话自说自话起来】这可是我在东海捞了好久才找到你说的鸽子蛋一样大的珍珠,可惜我就只找到了这一颗,没能多找几颗,给你当弹珠玩。


苏哲:【掩饰住要落泪的冲动,啪的一声合上盖子收起精致的木匣转身就走】


萧景琰:【急忙拉住小殊的手】怎么了?


苏哲:【随意拿起木匣挥了挥,语气漫不经心眼神却深深看着人】这是你欠我的


萧景琰:当初有人说你命丧时,我还想着是不是我能找来像鸡蛋一样大的珍珠你就能回来,跟我说你是跟我闹着玩的,结果找了好久都找不到。


苏哲:【一时愣住,喉咙哽咽无法言语,强忍下落泪的冲动,喉头滚了几下才开口】我这不是回来了么……


萧景琰:【紧紧地抱住小殊】我等了你好久,等到自己都要死心了,现在你回来了。你只要好好的,让我做什么都行,就是你要天上的星星,我也给你摘。


苏哲:【愣怔片刻也反手扣住人肩头回抱着】我要什么星星啊,有鸽子蛋……就够了


萧景琰:我有你就够了


苏哲:【离开人怀抱笑笑】这话我可不敢听,你现在可是太子,你有的东西可不止一个苏哲


萧景琰:在我心里就只有你一个人。在我生命的这三十二年来,就只有你一个


苏哲:【垂眸】可你是太子,你的心里不该只有一个人


萧景琰:我知道我要背负的是什么,是责任,是天下苍生,这些都是背负在我身上的,我会尽心尽力。想着你,是我这么多年来一直走下去的动力。一辈子太短,就只够爱你一个人。


苏哲:【叹口气】你说的我都明白,可是景琰【红了眼眶抬头看他】我又何尝不是如此。但我们不能如此,我不想因为苏哲就将你推上本就风雨飘摇的那个位置【摊开手】这双手该是为你披荆斩棘扫清障碍,还大梁一个清明盛世,而不该是将你推入深渊万劫不复。所以……【下定决心般握紧拳头收回手,指甲在手心扣出痕迹。转身背对着人】我不能回应你


萧景琰:这些我何尝不知道,现在你只要好好的养着身体,我现在已经可以为你筹谋了,你就负责游山玩水,虚度光阴我就负责守着祁王兄的江山。我不求你日日能陪伴在我身边,但我累的时候,至少还有你,这样就好,这样就足够了。


苏哲:【背着人悄悄落下一滴泪,在素色的衣袍上晕开一圈圆圆的痕迹,平静片刻后笑着回复人】好,我总是会回来看你的。你安心便是【又笑了笑走出屋子,扬了扬手里的木匣】谢了啊~

评论

热度(20)

  1. 红裤子虾米到到到不了吗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啊哈哈哈哈哈哈对的不咋的献丑了,殿下灰常棒!